简鸢

我希望你,永远不要屈服,那是你想要的生活,你不跑向它,它就会消失。

一圈一小号,集齐可以召唤神龙。

【叶喻】子非鱼

*叶喻only,原著背景,修了一点重发

*无副CP,杰西卡大大只是个炮灰

*其实我觉得还是有点甜的

*想了半天还是放主博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大概是傻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子非鱼


世邀赛夺冠的第二天,国内的新闻头条几乎被夺冠的字眼填满。电子竞技作为一项冷门产业在长达十几年的曲折发展后,终于以辉煌的战绩在公众面前亮相。荣耀和各大战队的信息自昨晚就稳居热搜榜,有越来越多的人将会去了解,去加入这个令人着迷的虚拟世界。


这是他们奋斗换来的结果,没有人不为此高兴。


联盟为了犒劳冠军队的各位,改签了回国的机票,让一路子困顿人马在苏黎世好好休息几天。叶修本是不大愿意掺和进来的,何奈队友期盼的目光太热切,他就算没这个意思,也不愿扫了大家的兴。


国外的风景倒是与国内大相径庭,亭台楼阁少见,自然的风景倒是可以用壮观形容。他也无心去赏,本就没这个闲情,就算空下来,一时也养不成性子。这一群人虽是热闹,但有点留心的就能看出,不过是几个人几个人凑在一起聊得火热,却又有些刻意的不愿意分道而行,时不时有人搭话跟他闹一闹,到底还是照顾了他形单影只。走得久了,身边也还是没个固定的人说话。


他本不应是形单影只的。


叶修应着黄少天在耳边咋咋呼呼的一大串文字泡,时不时揪着点能槽的地方说回去,余光里却紧紧盯着一个身影。那人也是一身休闲打扮,白衬衫牛仔裤,很应景,看不出什么名堂。但叶修就是知道,那白衬是修身的私定款,窄脚牛仔裤挽边露出脚踝,衬的小腿修长。他在精心打扮,反正这次,不是为了自己。


目光相接,那人淡淡回了一个笑。礼节性的微笑,他看得出。就像是夺冠之后,队友激动的熊抱在一起的时候,他伸出手说,文州,辛苦了。而对方就是这种笑容,礼貌恭敬,不掺杂半分私人感情,就像一滴水,无色无味无害,冷意漫过心脏,又是一阵绞痛。手放在身侧,他等了半天也没有举起来。


他说,前辈言重了,这冠军能到手,有一半是您的功劳。


你看看,连尊称都一个没有落下。叶修张了张口,一阵无言。对方又笑了笑,从他身边擦身而过的时候也没再说一句话。


叶修曾经那么喜欢喻文州的眼睛,因为那眼里总是柔柔的盈着笑,如捧着一泓浅浅的春泉,清澈温润,映着昼的明亮和夜的璀璨。现在他再望进他的眼里,却是永夜的纯黑和冷寂,太巧妙的掩藏了一场倾盆暴雨,那片云太过薄凉,一次次把叶修到嘴边的话死死的压在了嗓子里,他一次都没说出口。


文州,我不明白,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种地步。


*

宾馆的房间是标间,大概是方便几个人互相串一串房。叶修一个人坐在床边吸烟,看着浴室又是一阵憋闷。五星级酒店的标间,浴室是全透明的,未使用的时候里面看得清清楚楚,而起雾的时候玻璃上蓄着一层水汽,暖色的朦胧灯光打下一层薄薄的阴翳,勾勒出若隐若现的轮廓。水滴连线成丝滚落下来,房间里的灯光打进去,半遮半掩的如拨云见日,光是想想就觉得喉咙发干。


他熄了烟拧开房门的把手走出去,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有人故意而为之,几间房比邻,拿房卡的时候他没去抢,落的最后一间,却偏生是离喻文州最远的。寻着记忆走过去,远远的就看见一个人靠在喻文州房门口。


王杰希。


叶修的眼睛眯了眯,神色一凛,盯着人影一阵怒上心头。但他忍住了,遂换回往日的神色,状似悠闲地走过去打了个招呼。


哟,大眼儿,文州呢?


王杰希见了叶修也没半点的不自然,偏头示意了一下紧闭的房门,凉凉开口。喻队在洗澡,前辈若是有事,现在怕是不大方便。


叶修笑笑,没事儿,我等等就行。他靠在对面的墙上没个样子,上下打量着王杰希,心里一声冷哼,我来不方便,你在这就方便了?但他不戳破不说透,就这么跟人耗着。这队里人为什么出去玩不愿意分道,为什么黄少天在他身边晃的最多,为什么能把他们的房间安排得最远,他心里清楚。所以王杰希站在这,他不惊讶,心却是一颤。


若是喻文州没这个意,王杰希又怎会站在这里。


门突然打开,二人皆是一愣。喻文州刚洗过澡,头发还没干,湿答答的贴在脸上。他只披了一件裹身的浴巾,手还要捏着两端防止从肩上滑落。水珠顺着侧颊流下来,划过线条好看的脖颈埋进布料。半掩的房门只露出他上半身,下身也不知是怎样的光景。


他看着王杰希笑了一下,声音里还充斥着雾气,南方人的嗓子本就偏软,而喻文州如水的性子更是把这一点发挥到了极致。两个字念的像一首短小的情诗,他唤他。


杰希?


王杰希倒是没太大反应,叶修听得却是一震。喻文州看到第三个人,眼里的笑散了散,眼角还有些薄红,蕴了点水汽的眼神晦暗不明,叶修乍看,还以为他在委屈。一个月前,若是喻文州拿这种眼神看他,免不了又是一晚的翻云覆雨,可现在,现在他们分了手,对方含情脉脉的喊着其他男人的名字,叶修只想给自己一拳。


暴怒。他咬着牙关,拳头紧握指甲嵌进肉里浑然不知。


叶修知道自己的表情相当难看,可他控制不住。他能站在这里,还站在这里没有冲上去,这是他最后的底线。他很勉强的挤出一句话,你们慢聊。转身就走。


房门在他身后关上,谁的背磕上门板,谁的唇又吻上谁的嘴角,他不想听,不想知道。他在心里笑的大声,笑的肆意,他真想把喻文州揪出来,问问他能这么快找到下家,是不是几个月前在床上与自己抵死缠绵的时候,是不是他妈的心里喊着王杰希的名字!


很好,喻文州,真是出息了。


*

王杰希被拉进屋前就知道了结果。他看了看眼前衣冠周整,一件低领正好被浴巾挡住的喻文州,不知该说什么。倒是对方先开了口,声音哑的几乎听不清。


“王队,让你见笑了,我欠你一份人情。”


王杰希叹了口气,“把头发吹干吧,”他看着喻文州,那委屈,本就不是装出来的。他走进房间抽了张纸巾递过去,“不是我多嘴,喻队。你若是真的对他没感情,又何苦如此。”


门外传来摔门的声音,很远,他们心里都清楚。喻文州一拳砸在墙上,没了动作。


因为有了因为,所以有了所以。既然已成既然,何必再问何必。


喻文州轻笑一声。


是啊。


我放不下。




End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关于为什么分手,原因很模糊。私设是因为两个人都很忙,又是异地恋,常常顾不上彼此。叶修大大觉得这样拖累了对方就有意无意地疏远了一点,而喻总何其聪明,看出了苗头就自己当了恶人提了分手。

到头来世邀赛获奖终于有机会腻歪在一起,叶修想把喻追回来,他本来也不想分手的,喻没想到这层心思,但也想复合。叶的方式是直接找人谈谈,直接示意好感。但分手了又回追其实是给人感觉很随意,想丢就丢想要就要的感觉。喻不可能坐以待毙,就拉杰西卡当了炮灰,想试探叶。

叶看到以为喻真的找了下家,没准还绿了自己,很气,但是很给面子的就走了。喻看到叶离开认为他也不是认真的,自己这条路都不通就去找别人,也很难过。喻没洗澡,简单把自己上身弄湿披浴巾遮了一下,之前是真的委屈过了。

聪明到互相伤害,是挺虐的。哦还有我不负责任的说一句,之后应有一段虐心虐身的车。

挺喜欢这两个人的相处模式,感谢阅读至此。


评论(10)
热度(113)

© 简鸢 | Powered by LOFTER